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传统艺术当代表达梵音史诗般若号角震撼上演《资讯》何欣

2020-09-03 17:58:52  毒刺娱乐网

传统艺术当代表达 梵音史诗《般若号角》震撼上演

腾讯娱乐讯 9月9日,大型梵音史诗巨制《般若号角》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震撼上演。这场现代艺术演绎传统文化、哲学思想与新世纪精神完美融合的视听盛筵,让全场15000名观众共同感受了一次空灵纯净、无与伦比的精神体验。

《般若号角》投资近二千万,融合了古老文化精髓与现代舞台科技,集结了多个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艺术家和创作演出制作团队,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进行挖掘和阐发,结合极具表现力的现代舞台声、光、电手段,努力展现了中华传统美德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积极践行“传统艺术当代表达。”

梵音史诗《般若号角》共分为云耕子堤、殊贤德玥、天鼓雷音、金莲席地四大篇章。第一篇章《云耕子堤》,民族音乐与现代音乐碰撞的艺术家为整场盛会开场,将现场观众迅速带入演出情境。第二篇章《殊贤德玥》当中独立音乐人马常胜率先出场,这位行吟诗人的表演进一步引发人们感悟生命本质,随后,用自然的声音阐述多元文化的革新者,蜚声国际的艺术家朱哲琴在其后登场,为空灵缥缈的气氛推波助澜;名为《天鼓雷音》的第三篇章的表演艺术家为无界乐团,他们是三位大有来头的艺术家——《般若号角》的音乐总监、在华语音乐圈内享有极高声誉的音乐人钰,原鲍家街43号乐队成员、“中国最杰出的手之一”,曾隐居云南大理苍山下的古萧大律大神、被喻为“当代古人”的田不疚。另外在第三篇章表演的还有有鼓王之称的演奏家王佳男,以及行走四方歌唱的灵魂歌者李雨儿。

《般若号角》的总导演、国家一级演员则压轴第四篇章《金莲席地》,咏唱正直、和雅、清澈、深满之音,为《般若号角》做最后的阐述。

四大篇章从不同角度形象地描绘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宇宙的和谐共生。观众们在声、光、电和演员们的精彩演绎中,感受到了一场空灵纯净、无与伦比的精神体验,欣赏到了现代艺术演绎传统文化、哲学思想与新世纪精神完美融合的视听盛宴。

空灵缥缈又不失精致磅礴的演出风格,“上善若水任”的哲学化内涵,国际顶级规模的视听水准,给现场观众带来了震撼级体验。演出结束,现场观众的掌声经久不息,响彻五棵松体育馆。

李玉刚:刚刚结束了《般若号角》的演出,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了,尽管此时此刻还非常疲惫,但是内心当中非常的欢喜和圆满,因为这样的一场音乐会也许是绝无仅有的。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与辛苦,终于使它圆满地完成了!而且这是一场心灵的音乐会,能够最终实现并在这样的一个美妙的时间里带给大家,内心当中感觉很激动。

问:玉先生,接下来还会在其他地区安排音乐会吗?

李玉刚:对,《般若号角》接下来会进入世界巡演,我们会紧锣密鼓地进行升级改版。这场演唱会的确是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因此我也希望带着我的个人演唱会、以及我个人非常喜欢的这种心灵音乐会般若号角,走遍全国各地,希望能到不同的地方,把内心当中想要表达的音乐、理想、艺术表达给所有喜欢我的朋友们。

接下来北上广深……甚至西南东北各个城市我都会去的,包括一线城市以及跟我有渊源的城市。我刚刚在成都做完个人演唱会,效果非常好,当时就在想“可惜只做了一场”。以后还会到成都、重庆、西安以及我的东北老家等地方巡演。请大家期待着吧,我一定会走到你们身边去。

问:当初是怎样的灵感,让您萌生举办这样一场音乐会的念头?

李玉刚:首先从题材来讲,这也许是一场绝无仅有的心灵音乐会,因为平时这方面被很少触及。而且这是迄今为止我作为总导演而举办的一场最大的音乐会。为了让这场音乐会能够实现,我的确付出很多,几个月来都一直在持续高强度地工作。而且这样的题材比较敏感,前期审查非常难。但是我们用这场音乐会完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表达了对祖国的无限热爱、表达了对人类善良的歌颂。很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们。

我是一个有精神信仰追求的人,其实外界看到的李玉刚只是一个表面,认为“就是那个唱新贵妃醉酒的李玉刚”,而当走近我的时候,我会让大家一个看到一个不样的李玉刚。对于这场音乐会,我早就有一份初心存在。有句话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场音乐会已经筹划了好几年,但是由于这样的题材的大型音乐会很难整合呈现,所以直到今天才让观众看到。如此规模的心灵音乐会能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一万四千名观众席的场馆中实现,也算是历史上的一个创举吧。

问:这场音乐会有很多你的朋友一起参加,评价一下他们的表现吧。

李玉刚:由于我既是这场演唱会的总导演,又是主演之一,因此只能在排练的时候看他们的具体表现。当正式进入演出的时候我是没有办法站在指挥台里看所有人表演的,但是我们一开始在挑选演员的时候就非常严格。朱哲琴老师是我的至交,已经很久都没有公开演出了,这一次我也是凭个人关系把她请出来,她如今一直生活在香港与纽约,所以找到她也很不容易。最早的作品《阿姐鼓》让她走进了世界音乐的范畴,被誉为“中国第一个以流行乐走进的世界的歌手”。在演唱会当中她天籁般的歌声还是不减当年,非常厉害!现场她的声音一出来便能感动无数人,让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子便起来了!

而马常胜先生可能不是大家非常熟知的艺术家,但是他的一张专辑叫《油菜花开的季节》,非常的禅意与浪漫。有着东方大浪漫主义情怀的艺术特点。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他,只是一直听他的CD,所以当在筛选演员的时候,我当时第一个就想到马常胜老师,便通过工作室的关系把他请来。他一直生活在云南,连微信也没有,只有电话号码,有的时候还打不通,因此找到他也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

还有王佳男,这是中剧舞剧院的“鼓王”。身为一个器乐演奏家,他并不像歌手一样总能站在聚光灯下,但是在去年杭州的G20峰会上,他是唯一一位为世界各国元首现场演出的打击乐音乐家,那场景很多人都历历在目,这是一位国宝级的打击乐艺术家。

问:玉老师,感觉这几年您在音乐方面也是不断创新,摸索,过会有一些觉得艰难的时候么?主要难在什么地方?

李玉刚:我在音乐上一直在坚持创新。很多人提到李玉刚,最先想到的还是《新贵妃醉酒》、《刚好遇见你》。其实我还有很多非常有内涵与深度的作品,尽管没有很流行,但那些作品是唱给所有会有共鸣、有情怀、甚至有缘分的人听的,同时也是唱给我自己的。我也希望给自己留下一些好的作品、给人生留下一些精彩。我一直在做自己的剧目和演唱会,如今又做了这这样一场音乐会,的确有非常不同的感受。

问:玉先生,您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个人感觉传统文化与当代社会有不小的隔阂和割裂,根据您这么多年的经验,您觉得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对于未来您有何打算?

李玉刚:我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在近些年曾经一度有些“沉寂”。但是感谢伟大的祖国,如今一直在提倡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我认为“传统化的当代表达”尤为重要,因为我们不仅要传承,还要创新,我们不是唐代、宋代或清代的人,而是当代人,我们的古文化传到现在也一定要有当代人的特点、当代人的表达。我一直在想究竟什么是传承:也许只有当代的表达,才是能真正使东方古老的文化传承下来。所以这条路而道远,而我是一个扛旗的人。

我内心中也对老师非常崇敬,她在中国的民族文化上做出了非常卓越的贡献,而我则是在传统文化的创新道路上一直努力与践行着。不仅现在,以后也一样般若号角,我愿意为“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奉献自己的毕生精力!

问:目前的嘻哈音乐很火,有没有想尝试一下在接下来的新歌加入这样的元素呢?

李玉刚:我的音乐其实都是蛮新的啊,比如说现在非常当红的、连小孩子都会唱的《刚好遇见你》。其实我的每首作品都兼具着流行性。接下来我的音乐作品也会立足于传统,但不拒绝任何的音乐类型:包括嘻哈、R&B、蓝调等等。立足于传统、立足于李玉刚想要表达的传统符号之上,同时又可以用包容的心态跟不同的乐种合作与尝试。我认为这种音乐是世界的,而不是我个人或某个领域的。

这是“小作品”的方面,而在“大作品”方面,我的舞台舞台剧《昭君出塞》和《四美图》也要重新开始排练与拔高,它们也都是古今融合的作品。无论是“大作品”还是“小作品”,都是“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所呈现出的不同形式。

版权声明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花生烘烤机

精炼除气机

米豆腐机

友情链接